毛国之站

寒冷的秋季,冰天雪地之下,穿过一片大门,进入一个结冰的湿地,中间有几块泥土陆地,周边都是结冰的水面,空间不大,都到一堵看不见的墙下,只好退了回来。

来到二楼,发现玻璃大门的后面有两块蓝色的小板,自动关门用的,心想正好拆下来绑在鞋子上,看看能否反重力穿越湿地。同伴就在拆装。

我到隔壁的一间小房间看了看,是一间小书屋,柜子和书桌上都摆放着各种植物,农作物,相关的书籍。好像很久没人来过,单又没有灰尘,只是各种物件堆放的比较满,比较杂。

这时其他人一间打开了大门旁边的一间房间门,让大家一起从这个门出去,走到一个台阶处,发现来时还是花苞的花盛开了,修长的细丝花瓣螺旋式盛开,就像一捆铁丝扭开的花。

穿过房间的小门,前面两侧还有一个向上的台阶,走上去就是一个观察台,下面可以看到远处山下的一片片楼房,街道。

纵身一跃用力张开大翅膀,但是没出来,就没飘多元,落在了一处森林,远远看见前方有几个小房子,左边不远处可以看见一条河床弯弯斜斜延伸到看不见。

走到木房子这里,发现有不少人在这里等火车,原来前面就是一条铁轨,这时不远处一个背包的少年有些特别。他说这里不和黑龙江接壤,坐火车是到不了的,必须去另一个地方坐飞机才行。

然后他就跑向前面,追过去,发现他越过一个围栏就找不见了,这时已经来到了大厅前面的广场,右边就是售票大厅,很多人在排队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