虐猫

家有一只白色小狮毛,回来发现蹲坐在菜园里,浑身被染成了蓝色,估计是蓝墨水,上去看,转身就跑了,再也没回来。

家有两只猫,一只白花,一只狸花,回来看见白花蹲坐在狸花旁边,花白浑身被染成蓝色,尾巴被剪断了一截,上去看,转身就跑了。

狸花四肢被捆,躺在地上不能动,拆掉捆绳,后肢已经趴开,不能正常缩回,前脚上绑了一圈小铃铛,很细一圈,拆不掉,以及深陷皮肉。

数控CAD

清晨上早课,班里来了一个手持笔记本的男生,陌生又熟悉,笔记本上写着都是英文,捧在怀里坐在后排。

旁边一个男生不听讲老师就说他,数控专业的也要学其他的科目,cad4是很老的版本了,但是十年了还有很多人在用。

说话就走了,然后旁边一个女生拖着下吧听着很仔细,转向又说了一些,下课后,男生捧着笔记本站到阳台,老师双手托他的肩膀,问他怎么突然来了。

不说话,拖着下巴撑在阳台上看着远方。

危楼

下班来到朋友新公寓参观,转起来一圈,小巧,紧致,空间不大也有几个房间,东西都摆放的满满,转到厨房,拿起一个手机,正好接通了一个男的说来道歉,立马挂了。

跑出去,外面很热闹,人都喊去外面施工了,走到一楼空旷的大厅,透过大快落地的玻璃窗,看见外面有一个围墙,中间插着几块后木板,上面有一个男孩蹲在横搭着木板的平台上施工,下面有一些人在刨砖头。

这个时候插在后墙上的木板向外滑落了,横板上面的男孩背向后仰一下就滑落到满是砖头的地了,他爬起来好像没事,又想爬上平台继续施工,这个时候有人喊不好了楼要塌了。

然后砖头看见楼顶有破浪型的晃动,二楼的天花板向下塌陷了一半,眼看马上就要掉下来了,但是这里距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,跑过去,担心楼塌下来,往后边的侧楼梯跑去,从二楼的楼梯间跳到出口,跑到了操场,

穿过操场来到一个小卖部,一个妇女正坐在柜台前面吃东西,这个边一点声音也听不到,说那边的楼房塌了,好多人看热闹,这是来了一个男的说去打110.

 

薛人

钢筋丛林,高楼之中,有几层还是毛坯没有装修,楼上住了人,来了客人,一起吃饭,隔壁房间有一位女租带着一个妹妹一起吃饭。

饭后送客人回家,帮忙提桶,主人不高兴,说有女租客,先送女租客,回头看了一下,高挑,长发,表情微妙,和普遍的妹妹一起,

送走客人,推着自行车挂上桶渐行渐远,回头上楼,楼道消失,变成了竹竿搭建的外围,跳上一楼,一楼又一楼,消失了,全变成了正在修建的的毛坯,没有一个住户。

冰块桌布

接到一个广场,车子后备箱拉出一个箱子,直接到了食堂,大部分人已经吃完了,厨师上了一盘糯米黑焦炸肉,外软里脆。

桌子上放着一个类似冰块的物体,来的时候自动流满桌面,吃完了又自己吸收回去,桌面光滑干净。

副本

一个人走到一个森林,被一个陷阱抓住了,在里面遇到了一个被锁住的大人物,大人物说你也被抓住了,小人放出小兵打,被大人物一个挥手驱散了。

大人物变成了小人的模样,逃出去了,中途遇到了,狐狼的围追,最后找到了小人的女友,说他终于回来了。

记忆和小人是一样的,但是女友发现一不对,表面不动,回去后告诉她友说,人是回来了,但是肯定不是本人。

五又五分之二十

李老师正在上数学课,走进去听课,看到第三排正好有一个空位,就坐下来了,然后李老师在黑白上写了一道计算题,20分之5乘以20分之6乘以20分之7,中间一个加号,然后一直加到100分之几,

然后又在黑白上写了了计算公式,5又5分之几乘以几分之几,把后面托着头的同学推开,说不对,中间是加号,不是乘号,而且不是连续数,这个公式又问题。

梦里花香飘长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