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

下班了,看到同事大姐在和一个女大学生交谈着什么,然后大学生打了一个电话,大概是说来不了了什么的,

大学生还是表示很愿意干,眼神有点低,望着同事大姐等表态,大姐有点不爽,说还是别干,大学生说那你得给我打车费,

大姐从屁股兜里掏出两块五的硬币,打给大学生后转身就走,大学生回头看着远去的身影,抑制不住哽咽的嗓子,失声痛哭起来,

追着大姐,走过一个街道,来到右边那个聚餐小餐馆,大姐和另个同事已经坐到落地玻璃窗边,进来手里提着个无籽小圆西瓜,

大姐拿过西瓜,用拳头一锤,西瓜整齐裂开,然后用力一掰,鲜红紧实的瓜肉,又脆又甜,

 

补习

有人敲门,打开一看是邻居夫妇,说孩子要初三了,在家里有作业不会走,求过去帮忙补习一下,夫妇急着出门,带着穿过马路,只要妇带着,夫走了,穿过马路,

来到一个小区,在铁门外看到楼房电梯在下降,妇跳到电梯大骂什么,电梯下去了,跳回来了,找了半天,自己家不知道在哪里了,这都过马路,新小区了,奇怪的邻居

零逗

穿过马路,绕过轿车,直走进对面的巷路,一个收破烂的板车拖过,走来一个大中年偏码老人,

左拐进小巷,侧门一个女人在照落地镜,看见走进来,惊讶又惊喜,小女孩看见问她是谁,退出客厅,旁边小房一个宽大西装男正在穿镜子外套,

看见了抓住衣领问,闺蜜这是谁,女人一把推开,说你去上班,

 

 

anna

大老远坐飞机过来的,熟悉,自然,

早上睡醒小女孩长头发乱的,过来要梳头,梳头完又趴在床上,睡在旁边,安静,舒适,

鸡汤

带着兄妹二人进到一个小餐馆,点了几个菜,吃完了喊老板结账,手里端着一个鸡肉炒菜放到桌上说还一个没吃完,吃完再走吧,

一个大鸡腿改在表面,对面站着一个乞丐模样的少年男孩盯着看,上前说可以吃一块嘛,看着可怜说吃吧,结果右手拿出一瓶酱油还是醋到了一大半到碗里然后搅拌,问这个菜你们还吃吗,

老板,老板,你这里怎么有乞丐,快点赶走……

饭后走到一个拐角小巷,感觉前面有人埋伏,支开了妹妹躲在旁边,然后跳上前去,果然一大群弓箭手跳了出来,射箭把人都射满了,就是没事,说到走江湖这么久,这么几个弓箭手就想拦住,

蹲在墙台上的领头人也没说话,一转身抽出剑转了一圈,弓箭手全部倒下,向着领头人说你现在离开,就当你逃跑了,你要继续拦,就不客气了,

领头人跳下墙头消失不见了

黑蛋危机

考试快开始了,门还没开,一个学生骂道怎么还不开门,迟到几个小时了,五点半就结束了,桥车开门下了几个保镖,后面的客人看到了地下了头,说赶快去开门。

一个拿长枪的在追一个女人,追到一个山洞房间,里面有齐全家具,用桉树叶泡水,等进来的人喝,喝下后晕倒了,跑了出去,后面又来了援兵,又拿出提纯的桉树叶,无色无味,放到茶水里,等他们喝,喝下去后又晕倒了,

来到一个湖面,上面有机关,需要验证手机才能进去,有警察在追查多年前的案件,查到这个机关有人开启了,还用了手机验证,正在钓鱼等待再次验证手机,抓正着。

机关下面有黑蛋, 不能暴力破解,会有引爆黑蛋的风险,所以只能等待再次验证,发现了有人钓鱼,就不通过验证,隔空开启了机关。

双人间

宿舍有6个床位,管事的来说搬走其余的,剩下两个床铺,一个睡觉,一个放东西,搬来了一个桌子,放到桌上2瓣大西瓜,外层泛白,中间微红,咬一口清淡,吐掉泛白的泡沫层,咬中间的微甜,办好棉被,放到东西,整理书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