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深黄叶负, 夜梦故人思!

我说你存了多少钱,他说一年下来将近十万,现在辞职了,然后打开一个长方行李包,一捆捆现金码在里面,我说你疯了,把现金装在背包里满山跑……

我问他你怎么找到我的,我说你是不是翻我包了,然后我跑到房里打开了一个箱子,里面一个透明塑料方盒。

拿出一个抽纸袋装的淡黑色方块,很轻,质地柔,轻轻一摸,就来到了一个大门口,公交车正要启动,很多人,我就上了车。

到了一个站,旁边停着一个出租车,很小只能坐2个人,有一个导游已经上车了,邀我上车,说是去追踪一个人,然后开车到了马国,中途还上来了几个个人,拥挤着前行。

到了一个检查站,有穿制服的女警查车,然后导游和警察说,我们是来追踪一个人的,那个人怎么怎么了,让她快去查。

一会儿,女警和一个男警察一起过来了,问我说怎么回事,说的都是马语,听不懂,我就说英语,说导游不知怎么就下车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到马国了。

然后我下车就到了他们办公室,这时候他们正在发福利,每个人都领着东西走了,也发了我一大桶,好像是什么东西泡的酒,像枸杞,然后我提不动了,就放到大厅,走了。

鸟语花香, 梦里梦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