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by 大揉

仙山能梦我,高秋枕席凉!

一,少年

大山深处,一个穿着粗麻衣的少年,在高树之间飞跃。树下不远处,有一群人紧追不舍,但始终不见少年的身影。

林中空旷处有一小茅屋,少年跳上房顶,从烟囱翻入,这时一个老头子,从屋里出来,扔出一个破布鞋,骂道,这鞋子都这样了……

然后一个老婆子就奇怪问道,怎么突然多了?这时候,屋外已经堵上了一圈人,应该是后面的人追上来了,其中一人牵着一只狼狗,闻着味道就看向屋内老头子。

圈里一人就喊不对劲,赶紧让老婆子去叫村长来认人。不一会,村长一群人来了,村长就问老头子,一看就不对,这时狼狗就已经摁不住了……

老头子赶紧变身,一跃跳上房顶,又是一跃,消失在树林之间……

二,舞女

影剧院马上就要开始播放电影了,大灯都已经掐了,楼上楼下也已经坐满了宾客。

这时候一少年,匆匆赶到,在人群中挤到了二楼第一排中间的位子,坐下了。

这时,旁边的朋友就看向少年的皮鞋,说,你的皮鞋变鳄鱼了,少年看了一下,用手摸摸,说,没事。

与此同时,一翩翩少女,也挤到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,正好停在了少年的前面,然后双手挽了一下长裙,坐在了前面的护栏上。

少女温柔的看着少年,双手缓缓挽起黑长的秀发,轻轻用力向后一扬,身子同时向后倾斜,顷刻间掉下二楼……

此时,楼下一片哗然,片刻之后,少年才起身看向楼下,发现人圈之外,竟有一人同时看向了少年……

三,旧人

少年走进CBD,在大厅走廊,看到不远处的玻璃墙边,朋友正和他的老板娘说话,言语之间稍显刻薄。

此时,走廊另一头站着一个少妇,手里抱着一个婴孩,好似在等着人。等朋友出来,发现妇人竟是在等他。

 

 

老手机更值钱

晚上睡觉的时候,手机在在被窝里面,摸了一下才睡。

早上醒来的时候,摸手机,不见了,舍友谁旁边就问怎么了,我说昨天手机还在床上,早上怎么就不见了。舍友有些异样,就起来出去了。

一会儿,舍友回来了,丢给我1500块钱,说把我的手机卖掉了,我说,那是老手机啊,诺基亚的,他没回话,我拿起钱数了一下,既然这样,那你把手机卡和内存条拿回来,这事就这么算了。

一会儿,他有拿着手机卡和内存条回来了,我就奇怪,我这手机也就五六百块钱买来的,你既然卖了1500,我那还是给你500吧。

长途客车司机

发车站旁边的办公楼,2层,一楼大厅有挂画,书法,色彩鲜明绚丽,我说把上面的字记下来,结果看半天,就是不认得写的什么鬼。楼上楼下没见一个人。

一个秘书形象的女人,走了进来,领去了另外一个大楼,还是没有人,从二楼跳出了大院,上车就走了。

从海底隧道开车去大阪,途中遇到一辆大货车,突然刹车,拐歪不急,中途暂停,期间一辆婴儿小三轮车从中间大门划出,司机帮忙可乘客,抓了回来。

大货车司机突然跑了,客车又继续开走了。

VR会所吃鸡

新开业的VR会所,有虚拟枪战体验,带上vr头盔,可以体验虚拟吃鸡。

在群战中有一个地洞湖旁边不停播放公告,单干……跳进去之后,人会贴在湖面上慢慢沉下去,到底之后进入一个密闭工厂,里面很多小房间。

然后就开始直接了,进入一个通道后面几个人都倒地了,门口一个人端抢守着入口,一上去抵住他的枪口,通道太窄转不过身,他也打不到我,我趁机,转到后面的护栏下面。

然后不停的有人经过,我可以从后面拿小刀,前面的人打不过来,然后蹲着护栏前面的人下面都有一个盒子,用刀扎盒子会打到对手。

开始刀叉了几下没反应,换小抢,结果对准盒子,子弹打不到,都弹到栏杆上了。试了几个,结果后面一个人突然喊暂停了。然后大家都围上了了,这家伙说他盒子里面是刚买的电脑。

这时候老板店员就出来调解,我就奇怪了,不是vr头盔吗,怎么还带盒子进来,而且还是新买的电脑,贵重物品啊。

然后老板说手枪是真的,还有子弹,然后从盒子里找到子弹,电脑只有轻微划痕,没有受损,可以正常开机。

那家伙意思是让我陪新的,来的时候老板也没说真有子弹,完全没有告知啊,出了意外店家也要担责。

虚窗桂子打风声, 旧事如梦菊花从!

数学老师留下板书,数学家教,内容教学。

然后上课了,我来擦黑板,把板书挪一边,有个男同学说没抄完,我就没擦完。

然后一个留学生,拉着我去座位,把我的桌子挪到了角落,前面有一个韩国学生,递来一瓶橙汁,说的韩语听不懂,旁边的留学生就给我翻译,说是让我用杯子喝。

我就在桌子里面摸杯子,摸到一个透明玻璃瓶,

 

秋深黄叶负, 夜梦故人思!

我说你存了多少钱,他说一年下来将近十万,现在辞职了,然后打开一个长方行李包,一捆捆现金码在里面,我说你疯了,把现金装在背包里满山跑……

我问他你怎么找到我的,我说你是不是翻我包了,然后我跑到房里打开了一个箱子,里面一个透明塑料方盒。

拿出一个抽纸袋装的淡黑色方块,很轻,质地柔,轻轻一摸,就来到了一个大门口,公交车正要启动,很多人,我就上了车。

到了一个站,旁边停着一个出租车,很小只能坐2个人,有一个导游已经上车了,邀我上车,说是去追踪一个人,然后开车到了马国,中途还上来了几个个人,拥挤着前行。

到了一个检查站,有穿制服的女警查车,然后导游和警察说,我们是来追踪一个人的,那个人怎么怎么了,让她快去查。

一会儿,女警和一个男警察一起过来了,问我说怎么回事,说的都是马语,听不懂,我就说英语,说导游不知怎么就下车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到马国了。

然后我下车就到了他们办公室,这时候他们正在发福利,每个人都领着东西走了,也发了我一大桶,好像是什么东西泡的酒,像枸杞,然后我提不动了,就放到大厅,走了。